熱門搜索:
首頁 > 資訊 > 正文

北京家政市場缺口大 企業貧困縣建培訓學校
2018-05-20 20:55:54   來源:   評論:0 點擊:

家政服務
家政服務人員正在進行嬰兒撫觸的培訓攝影/本報記者 解麗

  數據顯示,北京家政市場的供需比約為1:8,缺口大約在40萬至50萬之間。北青報記者了解到,目前技能好的月嫂、育兒嫂、老人陪護皆沒有“空窗期”,預約全部是無縫對接。為了能有穩定的用人來源,很多家政公司開始著眼于與貧困地區對接,從全國百余貧困縣輸送家政人員,有些甚至在當地自行布局培訓學校,既能助當地脫貧,又能讓北京家政人員供應鏈更加穩定,實現雙贏。
 
  現狀
 
  供需比達到1:8 月嫂預訂從懷孕開始
 
  北京青年報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目前北京的家政市場,處于供不應求的態勢,技能好的月嫂、育兒嫂、老人陪護等皆沒有“空窗期”,預約本上都排得滿滿的,全部是無縫對接。“像之前的月嫂,基本在預產期前兩三個月的時候進行預訂,但今年,已經有不少孕婦一得知自己懷孕,就開始著手預訂月嫂,就怕到時候找不到自己滿意的。有的月嫂明年的訂單都已經在手了。”阿姨來了公司相關負責人指出。愛貝佳公司的相關負責人則指出,不少家政的子女面臨中考或高考,這一段時間選擇回家去陪伴子女的也不在少數,這也使得家政人員的數量顯得有些“緊巴巴”。
 
  據了解,目前家政市場中普通育兒嫂的價格在六七千元左右,陪護則在4500元左右。而對于高級些的月嫂、育兒嫂,每月在兩三萬元之間。
 
  中國家庭服務業協會副會長、管家幫董事長傅彥生表示,“二孩政策的放開,在最初幾年的觀望之后,今年有所放量。而相較于一胎,父母的經濟實力更加雄厚、爺爺奶奶輩又年齡偏大,因此尋找育嬰師的愿望和能力都增加了。同時,第一代獨生子女的父母逐漸邁入老齡,越來越需要陪護,也拉高了這部分需求。此外,生活條件的提升,也相應促使對家政、保潔的需求增加。”據其預測,今年北京家政市場的總需求將增加兩至三成。而有關大數據顯示,北京家政市場的供需比約為1:8,缺口大約在40萬至50萬之間。
 
  一方面家政市場供不應求,另一方面,北青報記者注意到,家政公司正面臨著招工難。像阿姨來了,在春節后的返城高峰去火車站“守株待兔”應該是其慣常的做法,“但今年每天也就能接到20來人,是無法滿足需求的。”其相關負責人說。而在日前舉辦的主題為“美好 包容 綻放”的國際家庭日論壇中,阿姨來了創始人、CEO周袁紅就坦言,2017年一年面試、考核、培訓了共4萬多個阿姨,但是最后真正上崗的只有2萬人。“不少人中途就選擇離開。盡管總有人在說家政的工資太高了,但這個職業本身缺乏認同感,甚至是許多人別無選擇的‘選擇’。家政就是一個流動人口的行業,而這種流動,很讓人頭疼。”周袁紅說。
 
  愛儂家政公司董事長穆麗杰也表示,北京疏解的大背景下,家政服務人員生活成本的增加,也讓招工難有所加劇,尤其是專業技能水平較高的家政服務人員。“原來,未入戶的家政服務人員可以湊合著住在門店里,但現在出于安全的考慮,門店一律不許住人,就只能到民宅里去租房,或者住到培訓學校去,但往往學校都在郊區,來回又增加了交通成本。住房成本、交通成本的增加,也讓一些農民工對進京有些望而卻步。”文/本報記者 解麗
 
  核心
 
  企業出京招人 在百余貧困縣建培訓學校
 
  北青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為了讓自家的家政人員供應鏈更加穩定,越來越多的家政公司開始與其他地區進行勞務輸出對接,特別是對于貧困地區聯絡得更加緊密。更有公司在貧困地區當地開建自己的培訓學校。
 
  像阿姨來了,就有陜西渭南澄城、安徽潛山縣等全國80多個輸送基地為其“注入新血”,同時在武漢也開辦自己的家政大學。愛貝佳公司也與河北唐縣、山西呂梁、遼寧阜新等地建立了長期供給合同。在今年,愛儂預計還要在四川省敘永縣、安徽省阜南縣、河北省沽源縣等地新增5家勞務輸出與培訓基地。
 
  管家幫則透露,從今年1月份開始就派出200余人,跑了500多個貧困縣,“現在已經跟100個縣敲定要聯合辦家政培訓學校,一個縣1000人的規模,這就是10萬人的供給。我們的目標是解決貧困縣20萬人的就業,全國布局200所學校。其中供給北京的有五六萬人。”傅彥生說。
 
  之所以選擇在貧困縣辦校,傅彥生一語道破天機:“對于打贏脫貧攻堅戰,充分利用家政服務行業是行之有效的。貧困戶進入家政行業,相對來說不需要太高的基礎知識,同時在收入方面平均每月六七千元的工資,有的在農村一年也掙不到。既能脫貧,又通過事先的培訓解決了家政的短缺和提升了家政的專業性,可謂一舉多得。”
 
  現場:
 
  邊學技能邊練普通話
 
  在管家幫商學院織金分院的家政培訓班課堂上,從北京來的家政老師正帶領著來自織金當地建檔立卡的貧困戶們做育嬰師、普通家務和養老照護的實操訓練。連掛燙機都沒有見過的學員們在老師的指導下笨拙地操作著機器;學習養老護理員的男學員們輪流扮演失能老人,躺在床上,讓學員們學習如何把不能動彈的老人搬到輪椅上;育嬰師班的學員們人手一個塑料娃娃,嘴里唱著兒歌,給“寶寶”做撫觸練習……一切都顯得很專業。
 
  北青報記者發現,所有的培訓科目要領都被編了一套順口溜,學員們除了手中有動作之外,還在一遍遍同步大聲說著順口溜,帶著當地口音,有時候不仔細聽還聽不懂。“這其實是在訓練他們的普通話,不然到了北京,雇主聽不懂其說話,溝通起來就難上許多。”管家幫商學院織金分院的校長劉全友說。
 
  除了要過語言關,心理關也是學員們要過的另一難關。“他們對于走出大山內心充滿了恐懼和不安,”劉全友舉例說,部分學員覺得北京太大了,得央求老師帶著去坐車送到雇主家里才行。“所以勸他們來接受培訓,也得苦口婆心!”
 
  延伸
 
  貧困戶做家政尚需再培訓
 
  從貧困地區接受相應的培訓,進駐北京就能直接勝任家政工作嗎?不少家政公司的回答是還要進行二次培訓。阿姨來了相關負責人指出,學校的培訓水平畢竟不能跟北京相提并論,“所以還要再進行拔高式的培訓,同時,還要讓她們能適應大城市的生活節奏,如何乘地鐵公交、如何與北京雇主溝通都是再培訓的內容。尤其是要幫助她們克服自卑的心態,最需要心理測試。
 
  穆麗杰也表示,貧困地區的人員來到北京,首先要到愛儂的職業技能培訓學校進行15天的培訓,包括專業技能方面、禮儀禮貌方面、法律常識、北京生活環境介紹和注意事項等相關課程。“通過培訓的家政服務人員,平均就業率可以達到67%。在北京工作滿3個月的家政服務人員,就基本上可以適應北京的環境,在家政領域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了。”
 
  本組文/本報記者 解麗

相關熱詞搜索:貧困縣 北京 家政

上一篇:保潔護寨擦亮美麗鄉村 就業脫貧走上夢想之路
下一篇:《促進家政服務業發展八條措施》政策解讀

保潔公司
人妻中文字幕第66页